这是最短的暑假…

November

Miss马尔代夫:

十一月的最后一天。




本来暑假就早已想好,来了以后最少要一周写个周记,最好能每天都写点东西,但来了以后发现我真是太高估自己了。给自己找个理由,美其名曰“忙”,其实不外乎就是“懒”,因为真正的勇士是可以在地铁上和公交上用发呆的时间来写回忆录的。




于是这项计划从日记拖到了周记,从周记变成了月记,后来一个月的时间也早就过了,于是变成了月末记。




Anyway,说开始就开始。




航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但我的行程单单靠足还是太弱,于是不得不搭乘飞机这种让我欢喜让我忧的交通工具。明明整个暑假都自认为是条汉子,对于出国这件事唯一的想法就是“有啥好担心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结果临走之前因为开始思考下了飞机要面对的各种细节又怂了,总觉得自己很可能沟通不能,万一遇到什么突发状况都没处求助,于是一直有一种荒岛求生的感觉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总觉得整个人看起来应该就是小丸子爷爷那种满脸黑线的表情。所以在飞机上的时间变得又漫长又不想让它结束,因为座位小和长时间坐着导致的腰疼让我简直想跳伞下去算了,还有因为觉得机票这么贵一定不能落下每一顿饭的屌丝心理,使得自己一遍遍从睡眠中挣扎着醒来,随便吃几口以后发现“其实也不咋好吃,完全没比坑爹的南航好多少,早知道不起来了”,然后再努力培养睡眠。不过总的来说,对于我这种心大的人来说,醒来比睡觉难多了。此外,这趟航程让我这种时时刻刻想找借口找机会回家的人再也不想多回家一趟了,为省钱奠定了坚实基础。







起飞大概一个多小时以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雪山。其实当我终于挣扎着从睡梦中抽身出来并发现身边的selena在咔咔拍照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壮观的部分,只抢拍下几张刺眼的到此一游照。具selena说当时电视上提醒乘客往窗外看,说正在路过什么什么雪山,但是她没看懂说的具体是什么,好吧我说了一串废话……其实没感觉多遗憾或者后悔,反正又不能让我跳下去考察地质,只是在热乎乎的机舱里看一眼雪山的话…真的跟冬天的时候从杭州回家进入东三省以后看到的景色差别不大……




之后的航程就一直在挣扎和一丢丢的忐忑中度过,对了,还有担心鸭子在包里呆的不舒服中度过,除了降落时候的夜景很美之外无甚可讲。




到达




下飞机的时候一直很困,浑身无力,而且还头晕,是那种久违的困的头晕。这种特殊的头晕和突然安静并且空气迅速凉下来的感觉特别像几年前通宵去唱歌,困得迷迷糊糊还强撑,然后从拥挤并且空气污浊的包间出去上厕所,瞬间吸入肺里比较清新的凉空气,但也无法中和浑浊的脑浆。




迷迷糊糊地跟着大队人马走到了入境检查的地方,排队的时候依旧在纠结要不要把手表调成伦敦时间,纠结了半天也没舍得,好像这是在身上唯一有熟悉感归属感的物件一样。但手机就自觉多了,不知为何落地以后一开机它自动变成了伦敦时间,虽然至今我也没想通它是怎么知道自己该调时间的,但如果乔布斯泉下有知,希望他能感受到我对他的感谢,谢谢他让我少做个纠结的决定。




后来终于轮到我了,一个白人老头,磨磨唧唧问了一堆问题,什么来干啥啊,哪个学校啊之类的。因为担心被查小黄本,所以一直很心虚很忐忑,希望他快快结束。




入境以后突然有一种恐惧的感觉袭来,因为之前虽然见过外国人,可是都是周围是中国人,只有一两个外国人的状况,可是一下变成了周围全是外国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最重要的是同行的小伙伴们一出来就找到了接自己的司机,招呼也没打头也不回就走了,只有我一直都没找到接我的司机,想打电话又有点心虚,穿着羽绒服拖着俩大箱子在接客的地方一通乱转,一个个牌子看过去都找不到自己的名字,急的一身大汗满脸通红。于是就在想早知道刚才入境别让我入好了,直接给我遣送回国,我就再也不来了。正想着的功夫,我的司机就出现了,一跟我差不多高的白人大叔,原来他早就来了,貌似因为等了太长时间,就没在出口正面等,站到远一点的地方去了。然后他结果我的俩大箱子,我看着他好像还比我矮点,心里在同情他,不知道他一会要咋把我这俩巨箱放到后备箱里,同时也在跟自己说,他就庆幸我不是去霍格沃茨吧,我还没带个猫头鹰来呢。




往停车场去的路上要坐电梯,电梯里明明是我碰到黑人大叔了,他还像触电了似的差点没蹦起来跟我说sorry,虽然之前早有耳闻这儿的sorry习俗,但我还是克制不住在脑子里想不过是碰了他一下而已啊,用不用像个玻璃人似的啊,或者说,把我当成玻璃人似的啊。然后继续在想,要是在哈尔滨电梯里碰了别人唯一可能发生的事儿就是“你挤啥啊!”“挤你咋的!”“你再给我说一遍!”然后A型B型AB型O型全都有……




电梯在我进行头脑风暴的过程中抵达停车场了,一空中停车场,终于闻到了伦敦的空气,不像想象中的跟杭州一样潮,实际上倒是跟哈尔滨差不多,于是好感度加一分。带着我的伞我的包我的鸭子滴了算卦地上了车以后就一直在给房屋中介打电话,可是怎么打都打不通,于是穿着羽绒服在副驾驶上又急出了一身大汗,脑子里一直在想不会被骗了吧,今晚可怎么办啊,再加上司机大叔开车总是急给油急刹车,我觉得自己简直要吐了。后来实在扛不住就问司机大叔怎么办,然后才发现是电话前面不应该加国号44,打通了以后并没有听到雅思听力中高贵的英音,反而是奇怪的口音,因此也基本没听懂对方说什么,就只能自说自话,告诉对方说自己叫啥,住哪栋房子,然后对方就迅速地挂了电话。于是挫败感阵阵袭来,觉得现实怎么跟想象差那么多,听力7分的本大神打个电话为什么这么费劲,幸好一路上司机大叔安慰我说我算他接过的人中不错的了,说什么半年后就会进步很大啊之类的。




车开了好久,一直没看到想象中的高速路宽敞大路啊什么的,甚至出了机场都没有机场高速啊绕城高速啊的感觉,就一直在左拐右拐的单行小路上疾驰,和急刹……路边也没什么高大建筑,多数是二层小楼,顿时觉得一点都不高端大气上档次。后来一段一直在沿着泰晤士河行驶,在黑暗中觉得右边的河其实也就跟天津海河差不多啊,觉得海河旁边的建筑都比伦敦高大上一些,一丢丢失望。




但当时的我没有意识到,最痛苦的还在后面。当我进入我的房间以后真的是傻眼了。一政府房里的小房间,除了床以外就没啥走动的地方,窗户朝向阴面,又小又高还打不开活像监狱,最坑爹的是窗外直面火车道,什么叫紧邻火车道,就是房子和火车道之间只有一个篱笆这么远。而且这间房居然要195镑一周,我居然还订了两个半月!想到这我真的觉得人生无望了,因为在我的世界里,房子是头等重要的一件大事,我想要大房间大窗户和很多阳光,可是这儿一个都没有!之前想象自己应该住在个维多利亚式的house里,有壁炉有花园,每天种种小花做做小饭,一处一景,立起三脚架各种拍照……可是现在在我眼前的只有一个小到想拍拍房间都小到拍不全只能录像的房间。不幸的是,我除了打电话和发微信各种抱怨以外也没有任何选择了。既来之则安之,试着接受吧。




开始




倒时差并没有想象中辛苦,只是逛街逛着逛着就困,早晨又醒很早而已。




第二天就去飞机上一起来的小伙伴家玩,发现她们家居然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维多利亚式house,于是又开始不平衡,觉得大家都是一样的公司一样的钱,为什么她们有阳光和大房间,我就要住在要戴耳塞才能睡觉的政府房里呢。于是发现自己每到一个地方总是要被一堆杂事烦心,比如之前每次回杭必然修电脑,每次问题都不一样,反正每次都能让我手忙脚乱脾气暴躁,相比之下这次的烦恼更加让我烦恼。幸而听说马克思以前就住在火车道旁边,让我舒服了一些些。




报道前的几天一直在乱逛中度过。先是印度司机大叔带我们三人去了超市,还顺便看了看格林威治天文台,后来去牛津街逛逛,居然发现了何炅代言的箱包、vero moda、杰琼和丑到爆的美羊羊的手机壳,让我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是的,这句话有淡淡的讽刺意味)。







除此之外,办张oyster card办了两个多小时,首先是业务太多搞不清应该选哪个、能选哪个,另外就是黑人实在是太多了……初来乍到实在是听不懂他们口音啊……实在是想找白人的店可是找不到啊……实在是后悔住在黑人多的地方啊……还有居然在麦当劳里点餐都点不明白,拿到手里的东西和想要的不一样,而且这儿的麦当劳实在是太太太难吃了,挫败感又+1。




生活




周五的时候终于去学校注册了,终于不用漫无目的地瞎逛了。到了学校以后发现怎么跟英音的老师沟通这么顺利呢,我说啥都能说明白,他说啥我都能听明白,像脑子里植入翻译软件了似的,于是挫败感暂时占下风了。周一去lcc的参观也让我很惊喜,虽然不是之前想要的霍格沃茨一样的古建筑,但里面的各种设施相当齐全,再也不用担心哪种工艺该去哪做了,不过今后任何手工都要亲力亲为了,再也不能付点钱就拿成品就好了,还是让我有点担心自己的忍耐力。




简单地介绍学校和课程以后一大波杂事就袭来了,比如银行开户,足足折腾半个月才开成,办点啥实在是太麻烦了,认为比天朝麻烦多了,这些人简直急的让我想踢他们。比如早晨公交司机在遇到前方有垃圾车的时候不会变道超车,非得跟在垃圾车后面慢慢磨蹭,早高峰还这么慢性子,路上又经常堵车,真是想不通他们的守时是怎么做到的。




除了杂事之外,这一个月的重头戏还是上课。因为听起来课程难度还不小,尤其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因为要写很多critical essay,还要做london project, 做完还要有presentation来阐述自己的作品。也就是说,除了学英语之外还要做出一套作品来,这让我鸭梨山大。每天九点上课,十一点休息,吃点带来的难吃到不行的饭,十一点半再上课上到一点半放学。可是放学以后就算哪也不去就回家做饭的话,也是做完饭洗完澡就六七点了,稍微学一会再视个频就该睡觉了,所以觉得每天都碌碌但无为。幸而出乎意料地成绩还不错,也让我在最初的压力无限大模式切换到了渐渐开始享受生活模式。







在家的时候一直自诩是个有天赋的业余厨子,因为觉得自己做啥啥好吃。但来了以后觉得做什么都难吃,我沉思良久,认为根源在于做饭是一个需要倾注时间、爱心和好心情的工作,每天只是为了吃饭而做饭,甚至恨做饭,肯定不好吃。




另外需要被记录的事件是——鼠小弟事件。在火车对面的房间时,我起码跟一只小老鼠同居了一周,这一周中经历过跟它两两对视和在它暴走时候撞到我脚上,后来因为想要逃离它,还想要逃离阴面的小屋子,我杀到房屋中介跟负责人说我要搬到阳面的房间去(有成就感的过程)。不幸的是,经历了一两周安静的生活,在我的自我催眠“这个房间越来越好了”就要成功之际,前天晚上,这只小灰又大闹我的窗台,害得我在海德公园捡的落叶都扔了,气煞我也。




游玩




本着“争取走遍伦敦”的原则,还有贯彻落实“让自己忙一点免得想家”的方针政策,周六周日总是想尽办法出去走走。作为一名“谁都看不上”的水瓶座,其实还挺享受自己游玩的过程。因为女生多的地方事儿就多,还要等来等去啊之类的,于是我宁愿一路下来没几张出现自己身影的照片,也要一个人出游。




第一周的时候去了贝克街、海德公园和V&A,在福尔摩斯博物馆门口特意找了个拿着单反的女生帮忙照相,因为觉得既然拿着单反应该技术不会太差吧,结果看到照片以后满脸黑线,这构图!这角度!全都绝了!我在心里对她马景涛式咆哮“你这跟用卡片机拍出来的到此一游照有区别么!”,但是口上对她赞不绝口不停感谢,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影帝级别的演员。
















海德公园一站完全不在计划中,纯粹迷路走到的,美景什么的无需多言,大风里举着单反自拍也有脑残之嫌疑,但这趟行程给我敲响了警钟——果然伦敦的大风不是盖的,真想架起三脚架自拍还是略有风险。还有我其实真挺烦这么多禽类的,认为它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因为怕得禽流感。












后面的我的最爱——自然历史博物馆。终于见到了小时候朝思暮想的恐龙,还被贝壳上天然的纹样迷得走不动路,觉得大自然真的好神奇,这些配色和纹样不知道比电脑做出来的东西生动多少倍,和谐多少倍。因为腰疼的原因,战斗力直线下降,于是只逛了两个部分就走不动了打道回府,下周再战。但建筑控来到这里以后激动不已,从这儿的楼梯上走下来都觉得自己是像在霍格沃茨,虽然唯一的缺点就是楼梯居然不会转。超想和楼梯合影,角度和构图都想好了,觉得拍出来的作品一定很45°仰望天空,可惜就是没人给拍,三脚架也没带,于是这个时候就想到“要是我妈在就好了哼!”。











再后来,下课以后随处走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伦敦眼,没啥讲的,上图。啊对了,以下将会出现一只很萌的正在踱步的海鸥,还有我恨手机的画质。



















总结




写到这里,一时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是需要被记录的了。总之这一个多月,结识了好多新人,跟同学小小地聚餐,从最开始的台湾邻居,到班级里的泰国阿拉伯同学都让我记忆深刻;又去拜访了几户人家,吃了丰盛的东北菜,感受到了温暖的好像家的感觉;被老师带领参观了美术馆,听了lecture,自己去圣马丁转了转(看了以后超想转院,或者退学重考);还经历了找房子风波,看了被简称为“小时代”的跃层,还有河边两居,恨自己不是土豪,不然就买个房子,想买哪买哪,想怎么装修怎么装修……




还有经常被问到习不习惯,其实我觉得没多少不习惯的,世界大同。还有因为本来就没抱着“找不同”的心态来,对一切都比较麻木,生活和文化上的差异倒是喜闻乐见的,只要不是接受不了的差异都还挺有趣的。




语言课这件大事基本接近尾声了,接下来就要抽时间好好锻炼身体,这一个月已经用尽了在家锻炼时候储备的能量,再加上吃的不好可是依然长膘(我对于吃的好的定义是“即使难吃也要吃的健康”,这一个月吃了不少垃圾食品,长肉又不健康),希望别变成一只虚弱的胖子。




就先写这么多吧,想到新的要说的再修改,下次见。

评论
热度 ( 48 )
  1. Elf's Victory.Miss马尔代夫 转载了此文字
  2. CoxMiss马尔代夫 转载了此文字

© Elf's Victory. | Powered by LOFTER